听得热血沸腾

听得热血沸腾

这次是第三次见高德荣,独龙江的变化令我振奋。国家花几十万元为独龙族群众免费建盖的农家小院已经大部分落成,统一建盖的房屋色彩艳丽,掩映在独龙江畔的碧水绿荫之中,非常漂亮,世代散居在深山密林中的独龙族群众搬出了深山。宽敞平整的柏油路正在通向独龙族各村寨。独龙族群众和山外的城里人一样拥有了互联网、移动电话、数字电视等现代科技带来的便利。接近尾声的独龙江帮扶工程,国家投入将达到12个亿。基础设施改善后,高德荣的关注点开始转向绿色产业,利用独龙江的自然优势近期开展规模化的草果、重楼种植,养蜂、养独龙牛,远期发展特色旅游,力争使独龙江走出富饶的贫困。按高德荣的说法,是“最终,不要向国家伸手”。面对即将展开的产业建设,保护独龙江优美环境的意识在这里一直在加强。最近,在高德荣的力推下,独龙江乡制定了最严苛的环保管理规定,“禁止销售瓶装酒”,因为无法回收的玻璃瓶会污染这里的环境。

10月28日一早,我们随高德荣去慰问正在打通高黎贡山独龙江隧道的武警官兵,慰问结束了,雨仍下个不停,高德荣与我们告别。难得地面对我们发表了一次激情洋溢的讲话:“山顶刮来的风冷了,估计上面下雪了, 独龙江半年大雪封山的时间日益临近。但是,我要提前告诉大家一个喜讯, 这是独龙江的最后一次大雪封山。在全国人民的关心支持下, 明年初,随着高黎贡山独龙江隧道打通,千百年来独龙族人民与外界半年隔绝的日子就会结束......”。 站在寒风中的我们,听得热血沸腾。 (中国经济网记者 周斌)

原贡山县政协主席赵学煌说:“高德荣在自己参加工作的38年时间里,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基层、在群众中间度过的,甚至不能说是“和群众打成一片”,因为他就把自己当做其中的一员,始终站在群众中间”。 高德荣曾说:“活着的时候不为人民服务,群众不要你。死了以后,马克思也不要你。这样的党员干部没有归宿没有根,是很可怜的”。

在独龙江采访期间,我曾几次悄悄拉住遇到的独龙族群众,指着高德荣的背影问认不认识,他们都笑着说“他是我们老县长”。我又问“他人怎么样?”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好!”再问“怎么好?”,他们几乎都会害羞地对我说,“不会说”。我似乎读懂了高德荣,在这片纯净的土地上,面对如此淳朴善良的同胞,除了默默的奉献,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

做群众的一员,倾心为民

贡山县常务副县长熊汉峰是一位普米族干部,曾率工作队,多年工作在独龙江,见证了这里的发展变化。他说:“我在高德荣身上深深感受到了他对独龙族群众的责任,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他带领独龙族整个民族走出了大山,并开始融入现代社会”。

26日下晚,在前往独龙江的路上,我们在住在公路边的双娃拉村民肯阿荣家采访。下午6点,采访快结束时,巧遇读初三的大女儿阿利英周末回家。阿利英在班上成绩名列第一,也是她们家语言表达最好的。她就读的学校在县城附近,离家25公里左右,当天中午12点从学校出来,步行了6个小时才到家。她回忆说:“在她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因为家庭困难,准备退学。高县长知道后给了我一笔生活费,并不时给我们家一些帮助。我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考起云南师范大学。高县长也经常鼓励我好好读书,走出独龙江。但我一直纳闷,他自己不在州城和县城呆,老往独龙江跑”。为独龙江送出一名研究生、一名科技人员、一位女兵,甚至一个驾驶员,高德荣都可以不遗余力,四处托人。

走出大山后的责任

在独龙江,高德荣的家是一个木板楼,虽然简陋,但视野相对开阔。我们站在这里可以看到乡镇府及周围的几个村子。高德荣有一个习惯,每天早上要站在这里看一看,如果发现哪家几天不冒出炊烟,他就会带着粮油登门走访。高德荣的驾驶员肖建生说:“老县长下乡时越野车里都会带上米、油、衣服、被子,甚至锅碗瓢盆。遇到生活困难的群众就接济一两样。他还经常拿出钱来给老百姓,随便喝一点茶,吃一点鸡蛋,煮几个洋芋,他都会给两三百,有时候他兜里面没有钱了,下一个村子他又在摸包包,我们知道他没有钱,只能马上掏出钱来,县长你的钱在这里,先拿给他,他又发下去”。

不图回报无私奉献

10月26日中午,利用在贡山县城等中午饭的间歇,我们参观了高德荣在县城的家。这是他唯一享受到的国家分配的住房。他的家在一栋20多年前建的旧楼里。位置在一楼的房子光线昏暗,屋里家具简陋,墙壁和天花板已经被被取暖的烟火熏黑。如果不是墙上几张高德荣参加各级人代会的合影大照片,简直令人难于相信这会是一个县长的家。本来,任州人大副主任的高德荣还可以在州府六库有房子,但是他不要。不要房子,可以补一笔钱,他也不要。

10月26日下午,由于在贡山县城等着给汽车加油耽误了3个多小时,加上一路采访,到达独龙江高德荣培训基地,已经是晚上9点,在这个专门培训独龙族群众实用技术的地方,我们采访组一行十几人,伴着彻夜不灭的长明灯,头枕轰隆流过的独龙江水,和衣睡在嘎吱作响的楼板上,就这样进入了充满高德荣的独龙江世界。

第二次见到高德荣是2012年,我随南方电网的同志到独龙江采访。还记得,当时他跟我们讲的是独龙江大规模铺开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和独龙族群众的搬迁。

回顾高德荣的人生轨迹,青少年时代,走出独龙江是他最大的梦想。这一梦想对于一个18岁才开始学习汉语的独龙族青年来说,难度可想而知。1975年,高德荣从怒江州师范学校毕业留校,后来还担任了学校团委书记,为实现梦想迈出了坚实的一步。1979年,25岁的高德荣出人预料地向组织提出申请,要求调回独龙江乡工作,到独龙江乡巴坡完小当了一名教师。后来,从乡政府办事员干起,然后是乡长、县长、州人大副主任,又一次走出了独龙江。2006年,高德荣再次向组织上要求回到独龙江工作,2010年,不再担任州人大副主任的他,担任了怒江州委独龙江帮扶领导小组副组长,在独龙江长期蹲点。两次走出独龙江,又两次回到这里,这已经远远不是个人奋斗和自我价值实现能够解释的了。

民族干部的忠诚

25日下午,在六库,州委宣传部邀请与高德荣多年共事的同志,与采访团座谈。高德荣的女儿高迎春也参加了。轮到她发言的时候,她竟泣不成声。她说:“小的时候,父亲的形象在她记忆里是模糊的。因为,晚上父亲回来她已经睡了。早上起来上学,他又走了。长大后,我们姐弟也几乎没有得到过父亲的多少关照。父亲的很多事,大部分是别人告诉我的。今天听叔叔们讲了父亲做的那么多好事,我实在太感动了。想想过去对父亲的诸多不理解,现在终于明白了”。从她断续的叙述中,我还听到一件最近发生的事。国庆长假期间,她和爱人带着孩子去独龙江看外公外婆,住了几天。高德荣又几乎不在家,全家只在一起吃了一顿饭。26日晚,在培训基地,我们一起围坐在火塘边采访高德荣,趁着气氛好,我找他求证这件事。他不耐烦地回答我:“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比起独龙江的群众,我们家的条件够好了”。

27日中午,我们在孔当村委会吃中午饭。高德荣忙着往我们碗里夹菜,他戴的一块双狮表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知道,这是一块老表了。一问,果然是他20多年前参加国庆观礼团时得到的纪念表。戴的时间太长,已经不太准了,但他始终舍不得扔。再看他身上穿的衣服,是一件洗得发白的蓝色中山装,在太阳光照射下显得十分陈旧。高德荣曾经讲过:“我们全家人都是拿工资的,我家脱贫了,但是我们的民族还没有脱贫,怎么好意思去打扮自己呢?与其花钱去打扮自己,还不如去打扮自己热爱的家乡”。

在这次采访之前,我曾两次见过高德荣。第一次是2005年3月8日,在全国两会期间,高德荣做为人大代表围绕科学发展观讨论的发言,他说:“我的家乡独龙江是生态保护最好的地区,森林覆盖率高达97%,但至今贫困程度深,当地群众仍然过着半隐居的生活。因此,保护不能绝对化,开发不能随意性。只讲保护不发展不行,只讲发展滥开发更不行。”“高德荣代表说得好,生态环境只能积极保护,绝不能消极保护”,在场的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环保局的领导马上表示赞同。直到今天,高德荣一直敢于直言,因为他深深地了解独龙族群众的困难和期盼。

在独龙江采访时,我发现这里家家户户都插着国旗,就问高德荣为什么?他对我说“这都不懂呀,这是告诉外国人,这里是中国,不是曾经侵略过我们的英国和日本。同时也告诉住在这里的独龙族同胞,你是中国人,不能干给中国丢脸的事”。独龙江紧邻缅甸,对于当地人来说,要跨出国境是非常容易的事,高德荣家有许多亲戚住在境外,也经常过来。但是,与高德荣多年共事的同事证明,不擅自跨出国境一步,是他参加工作38年来一直坚守的信条。

以我多年从事新闻工作的经验来判断,高德荣不是一个理想的采访对象。他几乎不愿长时间坐下来与记者交流,我们对他的采访,是跟在他后边小跑着进行的。他对记者的连续提问也不感兴趣,甚至本能地反感谈他自己,要从他口里直接得到细节几乎不可能。但这无形中加重了我们的好奇心,以及对他个人魅力来自那里的追索。

这几年,通过高德荣和一大批领导的呼吁,党中央和云南省委、省政府对独龙江族群众的脱贫工作空前重视,在这里实施了整族帮扶,整乡推进扶贫工程,独龙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德荣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一次,有人跟他开玩笑说,“高德荣,你就是独龙族的头人”。他不加思索地回答说,“我是独龙族的儿子,共产党才是独龙族的头人!”。对党、国家和民族忠诚,对于高德荣来说,绝不仅仅是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行动。中共怒江州委书记童志云接受采访时对我说 :“高德荣身上集中体现了党员领导干部的四个品质,忠诚、责任、为民和奉献”。

云南地处边疆,但最偏僻难至的地方,莫过独龙江。 这里是我国独龙族唯一的聚居地,独龙江乡面积接近2000平方公里,散居着4000多名独龙族群众。新中国成立后,这里的独龙族同胞是由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极度偏远的地理位置、落后的交通基础设施,使这里始终未能彻底摆脱贫困。所有人认识独龙江,都是从认识这里的道路开始的。 有人说,独龙江的景色步步惊艳,但通往独龙江的路却步步惊心。过去无路时,从贡山县城到独龙江走7天,后来有小路走3天。我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我们四部越野车,换了三次胎,花了七个多小时才走完从贡山县城到独龙江的96公里山路。这次尽管高黎贡山隧道还在施工,需绕行23多公里老路,时间还是缩短了一半。对于二进独龙江的我来说,感觉变化最大的恰恰是这里的路。

阅读次数:
 

上一篇:空气污染之严重、持续时间之长为历史罕见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